咒逝川

APH:菊耀、普奥
漫威;盾冬
盗墓:瓶邪 、花秀
四驱兄弟:龙J
Xman:狼队、EC
金光:恨网、千竞
阴阳师:狗博、酒茨、黑白、阎判、灯花、八尾

欢迎走进要和张起灵离婚好让女儿嫁给他的“吴邪”的内心世界

终于挂了。

说给麒麟蛋蛋:


“这篇文就是瓶邪,铁打的瓶邪,而且我不觉得OOC,我是认真的揣摩过才写的。”


——碎碎九十三





一篇瓶邪文。生子。生了个女儿。




一篇瓶邪文。





小乖的小脸蛋都红了,轻轻的点了点头:“嗯,小乖长大,要嫁给爸爸!”
……
“可是小乖啊,爸爸已经娶了妈妈了,没办法娶小乖了。”我故意逗她,让她提前明白一下社会的残酷。
小乖眨巴眨巴眼睛,看看我,看看解雨臣,最后看看闷油瓶,突然就哭了:“呜——不要嘛,小乖要嫁给爸爸——呜呜呜呜——”
我连忙把她搂进怀里拍拍,哄着她:“哦哦哦,不哭不哭,怎么哭啦,妈妈错了,妈妈不要爸爸了,妈妈和爸爸离婚,这样小乖就可以嫁给爸爸了,我们不要爸爸了~哦哦~不哭了不哭了。小哥你看都怪你,我们小乖都哭了。”







自称“妈妈”的吴邪。可以这很耽美。


(必须指出一点,如果是刚刚开始学说话,先学会叫“妈妈”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这里小孩子明显可以流畅的说话了,为什么吴邪一个大男人要被叫“妈妈”?同性伴侣之间领养孩子的不在少数,可以直接叫名字,可以一个叫爸爸、一个叫爹爹,都是正常的——请问,作者为什么要执着于“妈妈”这个称呼?




这么玩了一次“嫁给爸爸”梗还不够,还要再来一次:



“我们小乖乖以后要嫁给谁啊?”我给小乖夹了一根鹅腿,问道。


小乖咬着鹅腿,眨巴眨巴眼睛:“嫁给爸爸~”


“对,小乖说得对,我们以后嫁给爸爸,所以不可以再嫁给别人了哦,不论谁跟你说,小乖以后嫁给我,都要告诉他不行哦。”



是不是还要给你鼓鼓掌?






我不愿意发表诛心之论,但是这只是一个开始。




同人各界人才济济,不同版本吴邪层出不穷,继喜闻乐见的原著盗笔邪、原著沙海邪、杀手邪、重生邪、植物邪、动物邪、妖精邪,神仙邪,在麒麟蛋蛋面前未免相形见绌。




刚才的妈妈邪之后……欢迎大家欣赏新版医闹吴邪。


血洗医院杀你全家





我告诉他,计划推翻了,我给他二十四小时,他和他的专案组必须给我重新设计一个计划,孩子我要定了,保不住我就血洗他们医院给我女儿陪葬,没商量别逼逼。






张学璜被我一个电话吓得一直没睡好,抽出空来顶着熊猫眼飞到杭州,给我做了一个全面的检查。
他认为孩子不可能在我肚子里待到足月,没有空间不说,后期营养跟不上。如果发展的比较好,五个月或者六个月的时候拿出来放保温箱,存活率会比较高。
我道我不管这么多,你是医生你来决定,总之我要看到我闺女活蹦乱跳的出来,不然我就杀你全家,打你妈妈。





血洗医院杀你全家


要不要我给你鼓鼓掌?


原著吴邪除了面对汪家的时候,有杀过人吗?有用杀人来威胁过人吗?


有要给你治病的医生用杀人全家来威胁的道理吗?


请问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案例,医生拿不准,有疑问,是不是正常的事情?你一个男的生孩子还不能有危险了?你闺女的命是命,医生的命不是命?


威胁“血洗医院杀你全家”。放在平常人身上这都是要进局子级别的医闹了,请问这是我们熟悉的那个善良、有情有义的小三爷吗?




当然,接下来推锅的这一部分跟前面比起来,简直是小儿科了。


医闹续集:



才一斤多的小婴儿,五官都没打开,……(此处包子早产)


……


张学璜说孩子的情况不错,器官发育的很好,只是有点哮喘,以后注意养养也没有大问题。


她至少要在保温箱里呆两个月才能长到正常婴儿的大小,我和闷油瓶试图亲自照顾她,被张学璜拒绝了,医生的原则真叫人讨厌





请问早产儿进暖箱不是为她好吗?理智的小三爷会冒着让孩子感染的风险"亲自照顾她”?是为孩子未来好,还是只满足自己的“我要疼她,我要为她好”的幻想,已经非常清楚了。




这个画风眼熟,知乎里面的医疗纠纷下面,那批给孕妇胡吃海塞超出标准体重还骂医生不讲原则、不体谅婆婆爱护未来孙子的心的人,就是这个德行。


这是吴邪???请问这就是作者心里的一点也不OOC的吴邪吗???情感过剩、不讲道理、“傻三年”到失去理智的吴邪?






Bingo!继医闹吴邪之后,欢迎大家欣赏“一朝上位恃孕而骄作天作地”邪


“一朝上位恃孕而骄作天作地”邪


“一朝上位恃孕而骄作天作地”邪


“一朝上位恃孕而骄作天作地”邪




具体行为包括:


1)半夜指使胖子穿过半个香港去旺角买蛋挞



我道你还有没有点兄弟爱,我这么特殊的情况,想吃口蛋挞怎么了?吃口蛋挞有罪吗?我是一个人在吃吗?不,我是两个人在吃,今天吃不到蛋挞我就会睡不着,我睡不着我就贫血,我贫血我就有可能晕倒……


……


说是什么头晕啊什么的,都是我随口瞎扯的,除了吐了两回,我没有任何不良反应。闷油瓶可能也知道我是装的,只是顺着我罢了,毕竟这事他是罪魁祸首。我想怎么使唤他,他都只能受着。



所以什么反应都没有,就是整人,就能让你兄弟半夜穿过半个城市给你买你也不太想吃的蛋挞?请问这种行为叫作呢还是作呢还是作呢?




2)让张起灵半夜去买捞面,认为这是孕妇理所当然可以做的事情





“捞面?你让他大半夜的在香港给你买捞面?你还真舍得使唤他。”胖子自顾自的打开了蛋挞盒子,抓起一个塞进了嘴里。


我道孩子是我一个人能造出来的吗?我遭这份罪还不是因为他,所以他这段时间必须无条件的服从我,孕妇最大这句话没听过吗。


闷油瓶的心眼比胖子实多了,他第二天早上才回来,捞面没买到,勉强买了个挂面给我吃。





指使恋人通宵给自己买一份面条,还显得洋洋得意?


请问这是我们通情达理的小三爷吗?


确定不是 恃孕而骄三流言情剧一有底气就作天作地的脑残媳妇现场??




3)其他一些细枝末节



解雨臣剥了一小碟松子出来,冷笑道:“轮椅哪行啊,给丫买个担架吧,好家伙,这才头一个月就这样了,后九个月还不给惯出毛病来。”


我盯着他手里的松子,让他把剥好的那碟给我吃,不然我就要闹了



”………………………………………………“




让我们再来看看后文作者笔下的吴邪是怎么想这个行为的(aka作者内心是怎么想的):





免死金牌在手,纵使他俩再怎么恨我也只能磨磨牙,我仗着他们打不过闷油瓶,各种使唤他们。一旦他们目露凶光,我就摸肚子,装成琼瑶剧里的女主角哭天抹泪:来啊,你打啊,你打死我好了,一尸两命啊,打啊打啊。




(附注:这里吴邪还没有决定留下孩子,就开始作啦,惊不惊喜?)



琼瑶剧的女主真的没有那么作好吗。


请你你不要侮辱依萍,我觉得她比这里的吴邪有男子气概多了。




请问这个吴邪,真的是吴邪吗?


请问这个吴邪,真的是吴邪吗?


请问这个吴邪,真的是吴邪吗?




这当然还不是结束啦~


有了医闹邪,有了恃宠而骄邪(显然都是我们在肥皂剧、天涯、知乎情感话题下经常看到的作流人物),怎么会没有熊家长邪呢?


可见是一脉相承,这种题里出现的人物一向有始有终:





“行行行,说不过你,我不跟你说了。”我把果汁推过去给解雨臣,他一看就皱起了眉头,问我有没有茶可以喝。我让他爱喝不喝,我家现在只有白开水和果汁,茶我们小乖不能喝,不提供。




“说什么呢,小乖吃不了,我们做父母的当着她的面大口吃,她多可怜啊。我们小乖不能吃,我们也不吃。”




“就这你还不宠她?小乖会走路以后下地走过几次路?不是抱着背着要不就是扛着,说真的,她有同年龄的好朋友吗?”





这里,作者本人从解雨臣的角度提出了对这样肆意娇宠的吴邪的疑问,说明她也觉得这样的行为值得商榷的,是刻意塑造这样宠爱女儿过头的吴邪的。




emmmmm……我们继续……





我一时语塞,支支吾吾的道她还小,身体又不好,以后总会有朋友的。又解释道这也不是我干涉的结果啊,是她本身就不喜欢扎堆,过于喧闹的环境必须有大人陪着才会安心,再说我们这一片的小孩子又脏不拉几的,怎么和他们一起玩啊。


解雨臣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小乖也有三岁了吧,你想过让她上幼儿园没有?她本来就有点自闭,你还不让她出门,时间长了她能正常吗?吴邪,你不能老想着把她关在象牙塔里,过度的爱会成为枷锁,小乖总要独自面对一切的。”





所以这是一个被家长圈养到没有同年龄朋友的孩子。


总结到这里我简直要心疼这个包子了,被OOC版本的父亲(或者说……作者)养成这样。


幼年时期的社交是会影响到孩子未来的能力的(围笑),而医学证明幼年时期接触到更多环境,“泥里打滚”类的玩耍,是有科学依据的:生活于人为创造过于“干净”的环境的孩子,以后的抗病能力会更差。


“不是抱着、背着、就是扛着”有碍于孩子跑跳,有碍于他们培养自己的平衡、协调能力。




养而不教,更不必说:



吃了一颗,小乖抬手在二叔额头上画了一只小王八,二叔愣是没动,任由她把自己的脸当画布。



教导孩子“不能在别人身上画画”——或者至少“不能在别人身上画王八”,看来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生下的女儿未来可能要面对困难的未来,吴邪不愿意教导她任何自保相关技术,“不愿意她面对”。



我真的恨死了他们这种学一点总没坏处的说法,他们每一句话都好像在暗示我,小乖的未来一定会踏上我的老路。如果我有足够的自信,就不应该把这份风险分担到小乖的身上,如果我没有自信,那就从现在开始彻底培养小乖,把一切都告诉她,而不是黏黏糊糊的要教不教。


因为我是从这个阶段过来的,一方面我感激上一辈给我争取来的二十五年的平淡人生,一方面我痛恨这二十五年虚度的光阴,我的软弱无力让我走了很多弯路。一开始没有告诉我的那些,最后我还是知道了,这期间付出了许多代价,都是从我的骨头里硬生生挖出去的。


什么为了她好,不过是懦弱,不过是不负责,不过是为自己找的悲哀的借口,全是卑鄙的大人。



如果没有办法保证她不面对那样的未来,逃避这样的事实,而不教导女儿任何谋生的技巧,


懦弱、不负责、卑鄙的大人到底是谁?


在这一点上曾吃尽苦头的,难道不就是吴邪本人吗!?




然后,小哥、张海客终于也惨遭被害(鼓掌.jpeg)


前情:张海客出于教导包子能力目的,教育缩骨,卸掉了包子的手腕关节。


我对这个行为持保留态度。


但是作者描写的后续是:



闷油瓶知道他做了什么以后,直接把他全身能卸的骨头全给卸了,把他丢到了院子里,告诉丫你不是挺会卸吗,你就自己把骨头全安回去,安不回去你就死在院子里吧。



“丫你不是挺会卸吗,你就自己把骨头全安回去,安不回去你就死在院子里吧。”


请问这是张起灵会说出的话?


请问“卸人全身关节”是张起灵,有佛性的张起灵,会对外家后辈张海客做出的事?!


请问,退一万步,张海客会未经族长张起灵同意,卸他们孩子的关节吗?


到底为什么要创造这样的情节,没有一步值得推敲,又一口气OOC好几个人!?




“别人有钱,随便花”:



他(解雨臣)再怎么样还是靠谱的,就让他去了。临走前我告诉小乖,小花舅舅特别特别有钱,传说中的随便花,她不要不好意思,想要什么都可以让小花舅舅给她买,千万不要客气,她这个舅舅最喜欢花钱了,买房子买地没问题。



我是不知道,原来可以教导孩子这么对待自己的舅舅啦。


人家愿意给你花,是情分;你教导孩子“舅舅的钱随便花”,是过分。


退一万步,为什么吴邪非要花解雨臣的钱才行?


欢迎回归知乎情感问答现场。


作者又是出于什么心理,塑造这样的爽点?




吴邪不想让女儿去幼儿园:




前情:吴邪买下了幼儿园,并且开始挑选所有女儿的同班同学



我这么理直气壮,搞得闷油瓶都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他花了五秒钟组织语言,跟我道也许我们不应该这么精心的为小乖塑造一个理想世界。


他道幼儿园本来就是一个随机的组成,让孩子面对新的挑战和冒险,尝试融入社会的第一步。像我这样动用资源,把所有的人都换成合自己心意的,岂不是失去了让孩子去幼儿园的初衷,不过是从一个理想世界换到了另一个理想世界。


我跟他狡辩,说这只是未雨绸缪,现在的小孩家长都刁钻着呢,小孩子惯着呢,万一有个好歹,咱们女儿又不会打不会哭的,不专等着挨欺负呢吗。再说了,所谓的集体,不过是强行把阶级观念都不同的人融在一个圈子里,等毕了业谁还认识谁啊。不如一开始就选好了,省的以后麻烦。



我都不知道原作的吴邪这么有阶级观念。




或者说,用脑子想想,盗墓出身、主动跑去盗墓,同伴有案底/没有身份证才去乘坐绿皮火车,还被雷子追的小三爷,感情这么有阶级观念




太厉害了。



买下女儿的幼儿园并且装监控:



“哎呀!小哥你看见没有,小乖好像被那个积木砸了一下,哎哎哎,那边那个臭小子,别用你的小脏爪子摸我们小乖!”我对着手机大呼小叫,虽然知道监控里面的人是听不到的,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


这是我利用职权,不,是光明正大接到手机上的监控画面,可以保证我在家里也能看到我的小宝贝,这一条可没有人跟我说禁止不行什么的。


……


“吴邪,没有人会在小孩上课的时候看监控的。”闷油瓶不肯给我手机,道,“像监视狂。”


我趴在小哥身上,努力的伸手去够他手里的手机:“我就看一眼!小哥!再给我看一眼!我不看我会睡不着的!”





--




欢迎来到今日说法,请大家走进要和张起灵离婚好让女儿嫁给他的“吴邪”的内心世界。




引述大大原话:“这篇文就是瓶邪,铁打的瓶邪,而且我不觉得OOC,我是认真的揣摩过才写的。”






---




日更、高产、写了无数有意思的梗。碎碎九十三太太想必对瓶邪感情不浅,写出的文、花费的时间,都是在的。


但这不代表OOC的时候,其他人没资格说话、没资格批评。


人不需要是厨师才有资格评价一份菜做得好坏,也不一定需要能动手写文才有资格鉴别一篇文是不是OOC。既然写了,发布在公开平台,订阅tag的人都能看得见,那别人也有资格评价。




《麒麟蛋蛋》这篇,OOC到过分了。


碎老师内心可能觉得一些情节很合理,很帅,认为这是对瓶邪很美好的一个归宿,小乖是他们爱的结晶。吴邪和张起灵的行为很顺理成章。


如果作者说,这篇文OOC,大家绕道,那我也就算了。



“这篇文就是瓶邪,铁打的瓶邪,而且我不觉得OOC,我是认真的揣摩过才写的。”


——碎碎九十三


http://suisuijiushisan.lofter.com/post/1cecbada_1053509a





好,既然你说你认真揣摩过了,我这篇还非得写一写不可。




请问这个活像医闹的,“保不住我女儿就血洗你们医院”的吴邪,真的不OOC吗?


请问这个恃孕而骄、作天作地、自称"妈妈"的吴邪,真的不OOC吗?


这个会教导女儿“他(小花)有钱,随便花”是人情圆融的小三爷?


请问这个STK,这个富有阶级观念的人,是吴邪吗?


这个坚持自称“妈妈”的人是吴邪?


这么有市井作风、小市民思想,活像天涯知乎微博里走出来的活现人物,是吴邪,还是谁脑中的谁?


作者心中认为“这一点也不OOC”吗?这是你眼中“一个好的角色”吗?




至于张起灵“卸人全身关节”,更不必说。


这帅吗?这爽吗?




这一点也不帅,一点也不爽。把名字换掉,这就是两个作天作地的熊父母、熊孩子。替换掉所有名字抛出去,别人敢信这是瓶邪文吗?




最让我无法忍耐的一点,


作者塑造了一个爱女成狂成STK成精的吴邪(给幼儿园装监控盯着自己女儿看,就是STK,不约不掐)


作者本人从解雨臣和张起灵的角度提出了对这样肆意娇宠的吴邪的疑问,说明她也觉得这样的行为值得商榷的,


是刻意塑造这样宠爱女儿过头的吴邪的。


作者,你真的觉得这是一点也不OOC的,你心目中的,合理的吴邪和张起灵吗?




你笔下所写的吴邪和张起灵,是哪个吴邪和张起灵?


你心目中的吴邪和张起灵,是哪个吴邪和张起灵?


你说你不OOC的吴邪和张起灵,请问是哪门子的吴邪和张起灵?






----


转载自 @小满哥咬死你 



同人圈对作品和人物的要求,可能是所有题材的文学作品里最为严苛的。很久前就有人形容同人创作为“戴着镣铐而起舞”。随着圈子日渐发展,比如1V1,双洁(攻受两人从未与除对方外的第三方发生过X关系),反攻/互攻,甚至三角恋……这些一直都是会引起争议的设定。


但在一切元素中,最重要的一点,还是人物的塑造。


同人和其他所有题材最为不同的,就是它最高的原则,永远永远只有【角色至上】。


你问理由?


很简单,同人作者的创作所收获到的一切热度,赞美,关注,都建立在读者对原作人物的喜爱之上。


换句话说,如果这篇文把吴邪张起灵的名字换掉,改成原创发,你看有还没有人理。


不要讲什么创作自由了,你借助读者对南派三叔所写的【吴邪】和【张起灵】的熟悉和喜爱,当然要为此付出一些代价,遵守一定的规则,承担比原创故事更高的风险。


凭空创造一个角色,要花多少精力和时间,投入多少心血,有写过原创,或者关注过三叔的人都应该明白。他用八本盗墓笔记,藏海花,沙海以及大大小小的长篇短篇,让这个由吴邪带领我们走进的世界丰满完整。而我们同人作者无需支付任何代价,就获得了将他呕心沥血写出的人物投入二次创作的权利。这实际上是作者的馈赠,是我们占到的大便宜。因此对待这些人物,应该更加谨慎小心,心怀感恩才对。


然而,老实说,作者爱怎么写的确是你自己的事,隔着屏幕谁也没办法绑住你的手。退一万步说,是否OOC,是否黑角色,每个人心中的尺度也不同。但如果你写出有争议的东西,还摆出一副“我写的就是原著的xx和xxx,你们对原著的理解都没有我深刻到位,不接受批评批评我的人都是黑”的态度,就很可笑了。




他们是大家所钟爱的角色,他们并不属于你。


记住,不属于你。


因此喜爱他们的人,绝不会允许他们任人搓圆襟扁。


想展示你惊世骇俗人间真实理性冷静复杂跌宕的剧情和掌控力,去写原创吧,别用这样的态度动我们心爱的角色。




评论

热度(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