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逝川

APH:菊耀、普奥
漫威;盾冬
盗墓:瓶邪 、花秀
四驱兄弟:龙J
Xman:狼队、EC
金光:恨网、千竞
阴阳师:狗博、酒茨、黑白、阎判、灯花、八尾

【狗博】黑色樱花

新皮肤博雅黑眼妆梗。
本意是给姬友写一篇只能存在于硬盘的羞耻车。但写着写着完全变掉了……

在被阴气侵蚀的黑色樱花林里,大天狗看到了博雅。
躺在地上,身周环绕着烟一样的阴气。
“是源博雅。”雪女陈述道。她没有动,大天狗飞下去,又抱着他飞上来,她也只是看着。大天狗一直很欣赏她这点。
大天狗端详着源博雅的脸,“他和这片樱花林一样,也许被改变了。”
雪女并不关心这个,“回黑晴明大人那儿去吧。”
“回去吧。”大天狗不再看博雅的脸,和雪女一同回到黑夜山去。
“被阴气侵蚀的人,会变成什么样子?也许不再知自我,与恶鬼无异吧。”
大天狗把源博雅放在榻上时,黑晴明阴冷的笑语在他脑海中回响。
“博雅啊。”大天狗侧躺在他边上,一手撑着额头,指甲轻刮着博雅阴气萦绕的脸。他若有所思的表情看不出情绪来,语调仿佛雨中灯火暧昧不明。
他在断续的絮语中进入睡眠。
那是非常久远的时候了,樱花林还明媚着。春射后大天狗捧着葡萄酒和源博雅相约在这里,飞舞的樱花和笛声中,甜酒饮去又斟满。
“博雅啊。”大天狗道。
“啊,怎么?”博雅道。
他靠在树上,偏过头看大天狗,湿润的嘴唇晶莹饱满,嘴角有一点笑。
大天狗俯下身时,果然尝到甜酒的味道。
太久了啊,那份来自于博雅的热情与爱意,早在毁坏樱花林之前,便在那怒气下枯萎凋零。
大天狗从混沌浅层的梦境中退出,在仍闭着眼的漆黑自我中,清醒地审视过去种种。
忽然,他睁开眼。
躺在他身边的博雅,身上的阴气急促的流窜着。
要醒来了吗。大天狗暗道。他沉在心底的情绪还是波动起来,紧张和期待一直传到他指尖和脚趾。
博雅的目光直直射进他眼睛里。
下意识地,大天狗做好准备,像往常每一次遇见那样承接来自博雅的让他激动又使他灼烫的目光。
这准备理所当然地落空了。大天狗伸出手,抚摸他眼角黑色的影子,那些阴气最终在此集结。
“博雅啊,”大天狗道,“终于醒过来了吗。”
“大天狗。”他呢喃着,撑是身体,凑上来吻他。
大天狗配合地张开嘴,博雅的舌头滑进来。
曾经拥有而已经死去的东西,和黑色的樱花林一般,以阴阳之理所不容的方式活了过来。
他静静感受着博雅紧贴的温度,感受着博雅无声的渴求。真实的,如常的,仿佛一切矛盾和争锋从未发生过。
如蔓草一般生长的情绪,终于顶开闸石,从他最深渊处涌上来。大天狗终于回抱住博雅,带着他倒回榻上,专注细致的吻他。
他的眉毛,他的眼睛,他的脸颊,他舒展配合的身体。
“高兴吗,博雅。”大天狗问他。
“说什么……奇怪的话……”
“呵呵呵呵……”大天狗低笑着,“愿意自己来吗,博雅?”
那些责怪,喘息,惊叫,哽咽……在梦之狭间破碎了的一切,在此刻纷纷扬扬地飘于私室里。如同在风中飘洒的樱花。
“再去一次樱花林吧,一起赏花,我有酒。一切都和一样,博雅。”

end—

打码附一下我姬友给我的脑洞。这篇本来要成为的样子。

博雅平时是个耿直然后在某个方面相当害羞的所以不怎么主动。某天斗技被对面的大天狗【神助攻】用魅妖混乱了,然后整个人坏掉了。拿走了女性式神的化妆品化了妖异的妆而且变成了那种想做就做欲求不满的类型把狗子一个生命D给榨干了【当然之后恢复了以后羞得不肯见人好几天

啊,真是看不到半点重合度了。

评论(6)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