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逝川

APH:菊耀、普奥
漫威;盾冬
盗墓:瓶邪 、花秀
四驱兄弟:龙J
Xman:狼队、EC
金光:恨网、千竞
阴阳师:狗博、酒茨、黑白、阎判、灯花、八尾

【鸿述衍生】尘归尘,土归土(一)

你们看啊,这位朋友对自己写出这种装逼玩意感到多么尴尬。

湛风弦歌:

无名

无名在大殿通往宫门的路上慢慢地走着,秦宫七大高手一早便领命加急前往赵国,但要完成任务,跑得快不一定有用,何况他们要追捕的人,是长空。
无名认识长空,彼时他刚出山,得知长空枪法天下一绝,便去会他。
出山前,师父问无名,以汝之剑法,可纵横天下,大凡剑士,多声名在外,天下趋之,汝愿名何?
无名,无名答,但愿无名。
师父点头,无名之人可化身天下,天下人人皆可为无名,来无影,去无踪,刺客之材也。
(无名:其实我特么只是因为读书少想不出帅逼的名字)

刺客之材,这个评价长空在与他会面后也曾说过。(嗯电影里没说,我瞎编的)

空寥寥的棋馆里,无名手中的棋子落下些许光景,长空开口,请,眼睛看向庭中空地。无名问,你怎知我不是来对弈?
杀气,长空起身拿起手边银枪来到庭中。
我不是来杀你的,无名执剑抱拳,只是初入江湖,想知道自己高下。
长空懂了,这种人他见过的不少,只是把话说的这么直白,倒也不多,他知道,自己无需多言。

枪剑迸发。

无名的剑没有一丝套路,招招致命,但据长空观察,那是他练就的剑法便是如此,舍弃了一切架子招式,直取性命而来,简单、凌厉、迅猛。这倒也令长空放开了手脚,毕竟,不尽全力伤的只会是自己。
确是许久未见如此酣畅淋漓的对手,长空心中暗念,侧身格下无名的利刃,虚晃一枪将两人分开,你成不了侠士,但他日若为刺客,必扬名天下。(给长空加了这么多台词不用谢我)
若刺客扬名,必无生还,无名答,为扬名行刺,不值,但求遇良主,为其披荆斩棘。

无名后来知道,那日在棋馆,还有人在暗中观察他们,不出月余,无名为秦王所召见,礼遇甚重。秦王胸怀天下,志在六国,也因此屡遭六国义士行刺,秦王下令,遍寻天下能诛尽六国刺客之人,以除心患。
无名喜欢一个人行动,对他的剑来说,同伴只是累赘,这点也颇合秦王心意,简单、干脆,无名不喜欢砍首,便取刺客的信物为凭,不出三年,秦宫内藏的刺客名简越来越少,各式残断武器却越来越多。(就当他有捡破烂的癖好吧不要在意细节)
在无名呈上那对曾经深入秦宫行刺的鸳鸯刺客残剑、飞雪的信物时,秦王长舒一口气,难得展露几分笑容,抬首望向无名的眼神意味深长——只剩长空了。

无名有信心能杀死长空,三年来与各路高手以命相搏让他的十步一杀炉火纯青,一路上他反复回忆、琢磨上次与长空的会战,一招一式,连对方出招的眼神都记得清清楚楚。(虽然电影里差不多都是闭着眼睛的)
但他想不起长空的杀气。
或许再见便能想起来,可想起来又如何?

无名赶到时,秦宫七大高手已然认败,而长空的枪还没有出鞘。
还是那个棋馆,还是那身褐衣布衫(生活简朴只有一套衣服),长空看向无名的眼神还和上次一样,似近极远。(虽然乍一看很像面瘫)
我这次是来杀你的,无名说,你是秦王缉拿的要犯。
原来是秦王,长空说。语气听起来似乎早有预料。
只有秦王,会需要能纵横天下的刺客。
无名也知不必多说,七大高手自觉退立一旁,把场地让与这二人。
(我其实很想采访电影里这七个葫芦娃杵在那儿围观他俩意识形态斗争时的内心活动)
雨下得淅淅沥沥,檐边的落雨声与盲人老者的琴声交织成一片,倒是个难得的观雨好时机。(一群自带BGM的玩意)
然而由不得长空多想(不好意思长空想法有点多),无名的剑已刺破雨帘杀了过来,长枪一档,枪身被震得嗡嗡作响。
银枪出鞘。
无名的剑一如当年那般简单、致命,而且更迅猛了几分,他在挥剑的时候眼中只有目标,把自己化身成剑(……)直到将目标斩断才会停下。几招过后,长空心下已经有了结论。
十步一杀。
枪上的白缨卷起水帘扑向无名,又纷纷在剑气所指面前无力落下。
第十步,无名的剑梢出现在长空身后。
被斩断银枪头在地上激起一阵水花,和它的主人一样沉寂了下去。
任务完成了。
无名收剑,入鞘,拾起地上的信物。
当他碰到枪头的白缨时猛然想到,他仍不知长空的杀气是什么样。

无名将长空的断枪呈给秦王时,秦王阖上眼点了点头说,寡人寝安矣,语罢起身召来内侍,重赏。
无名领了赏,却没有立刻走开,他环顾着这空荡荡的大殿,四周烛火通明,只身伫立其间却寂寥阴森得可怕。他突然想到,就算秦王得了天下灭了六国,他的大殿仍只有他一个人,秦王想要天下,不是因为六国之人怨恨他,只是因为他想要天下。
无名看不到长空的杀气,或许因为他本来就没有杀意,毕竟,他们之间并无仇怨,只是秦王说长空必须死,为了天下。
他的天下。

再次走出秦宫时,无名知道自己不会再被秦王召见了,六国刺客既灭,无名也无需存在。
他听到身后弓箭手聚集的声音,看到眼前的宫门缓缓关闭。
天下,他笑了,只可惜天下这么大,连一盘棋也下不完。
(然后他就死了)

评论

热度(3)

  1. 咒逝川湛风弦歌 转载了此文字
    你们看啊,这位朋友对自己写出这种装逼玩意感到多么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