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逝川

APH:菊耀、普奥
漫威;盾冬
盗墓:瓶邪 、花秀
四驱兄弟:龙J
Xman:狼队、EC
金光:恨网、千竞
阴阳师:狗博、酒茨、黑白、阎判、灯花、八尾

【鸿述衍生】香港教父(一)

真可爱啊艸艸艸。

颜二熊:

古华辛听说新来了一个有点个性的小子,此人跑到二叔的地盘一通乱打,然后在伙计们大喊有人砸场子的时候突然抓过一个弟兄做人质,开口就是我要加入你们黑涩会。




听完故事,二叔拉着古华辛去验货,二叔鼻梁架上两百度老花镜在场子里扫了一圈回头问,是哪个?


那个,小弟伸长了胳膊一指,窗边抽烟的衬衫仔。


二叔摘了眼镜大失所望地摇摇头,拿不出手,拿不出手,老三你看着随便把他收来扔在哪儿吧。


古华辛上下打量着那小子陷入沉思:二叔,好歹也是单挑了我们十几个人的,或许没看起来那么废。




我们带出去的人是为了吓到对方不敢打架,就算除了长得凶毛线都不会人家也不知底细,二叔开口谆谆教诲,你本来就年轻,再带这么个毛头小子出去,人家会狗眼看人低的,到时候你耍威风都比人矮上两分。


那不是也挺有意思的么,古华辛想着,而且二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一般何止比人矮两分。


随手拉过一个昨晚被打扑街的小弟问,那小子真能打?


能,能,三哥您信我,小弟哭唧唧撩起衣服下摆露出一片色彩斑斓,被他踢一脚那跟被驴踩过似的。


那就好,古华辛攥着佛珠招呼窗边的小子过来,跟我走,以后听我的。


那小子眯了眯眼一脸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旁边的小弟连忙翻译成粤语说老大叫你过去啊。


你们老大在香港混说普通话?


收声啦,老大听得懂粤语!


那他为什么不说粤语?我来干黑涩会还要多学一门外语?!新来的小子一脸WTF。


有意见?古华辛微笑,手上佛珠攒动着,你叫什么?


游龙,新来的说这个名字时还朝天想了想。


为什么要加入我们?


我当警察的时候听说你们是这片最厉害的,游龙说得一脸理所当然,旁边的小弟翻译时差点一口咬到舌头。


古华辛眼睛亮了一下,你做过警察?


因为打死人被退役了,游龙翻了个白眼,我干爹说在你们这里打死人还有奖励,所以我就来了。


有意思,古华辛顿时笑得一脸灿烂,鼓掌时带得手上佛珠啪啪直响,龙仔,在这个帮里你只要跟着我,记住多听话多做事少说话,奖励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哦对了,还有,一个月内给我学好普通话,走遍天下全不怕。


老大……游龙一脸生无可恋,我要是读书好还干警察?


学习使人进步,古华辛甩下这句话捻着佛珠飘走了。


翻译小弟一边喝着水一边拍拍新人的肩膀,努力进步吧,没准下次三哥心情好会带你去少林寺修行呢。


少林寺?!游龙差点把烟头吞下去,你们家三哥是和尚吗?


以后就是你家三哥了,小弟笑得一脸欣慰,三哥十六七岁的时候因为身体不好就被送少林寺养了好几年,当和尚是不至于,不过你抽烟喝酒泡马子最好不要被他看到。嘛,其实看到也没啥,抽几顿道个歉就行了。


噫,好暴力啊,游龙赶紧又多抽了两口,对了,你能教我普通话吗?


不要,小弟一脸正义凛然,小爷我十五岁入的帮,才不会与什么前条子同流合……咳咳我是说大家现在都是自己人了有话好商量拳头收好收好不要这么暴力那什么我们现在开始学?


 


游龙还在学普通话的时候古华辛找他出过两次任务,一次是帮会火拼打群架,对方七根铁管八把西瓜刀,古华辛这边,他和他。


老大你带武器了吗?游龙看古华辛淡定如斯想必后备箱里是藏了俩AK47。


古华辛轻轻举起手里的佛珠,拈花一笑。


游龙深呼吸了一下,那我们往哪边跑?


你上,古华辛保持微笑揉了揉游龙的头发。


那你呢?游龙认真地看着他家老大。


我看着,古华辛又捻起了佛珠,不然雇你在这干什么?


……我要是扑街了呢?


最好不要扑,古华辛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后果自负。


 


于是游龙就上了,等再回到自己老大身边时眼神有点不善。


要是我还当警察,第一个抓的就是你,游龙扯着背心上被砍碎的布条一边包扎伤口一边气鼓鼓地碎碎念。


古华辛气度非凡地拍了拍前条子的脑袋亲切说,上车吧,车上有药。等游龙身上的伤都被老大包扎好心下的怒气值也消了大半,稍微带点感激地说老大你这手法比我干爹灵巧多了,我干爹能把我肌肉拉伤治成肌肉坏死。古华辛笑了,当然得把你好好治,我又不会开车。


 


第二次任务就简单多了,古华辛算了下日子带着游龙少林寺双飞五日游,从来没去过广东以北的游龙实打实地感受到了中华大地的广袤无垠。


老大,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亲眼看见雪诶,游龙躺在白花花的雪地里不想起来,这少林寺可真不错,年年能看雪景。


古华辛信步闲游地在寺里走着对这句评论不置可否,过了会儿看看手表把游龙从地上拉起来。


走,还有任务呢。


嗯?我们不是来省亲的吗?


顺便,和任务一起。


 


所谓任务着实是无聊得紧,一个禅修室里,几个标配黑衣墨镜大皮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再心照不宣地聊聊今天天气不错最近生意不好老哥承让承让。


等古华辛把签好的支票塞到方丈手里时游龙不禁感叹这帮和尚真不是吃素的。


晚上,干爹破天荒地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慰问,


浩华啊,今天干爹生日有买什么孝敬的东西没?


靠忘了,游龙扶额,我现在在少林寺山上信号不好电话费还好贵的……不多说了干爹生日快乐bye~


谁?古华辛不知道什么时候逛到电话旁边,面露和善的微笑。


哦,我干爹,他今天过生日……


我是问,浩华是谁?


我呀,游龙双手插袋眨眨眼,以前我就叫这名字,不过我干爹说这听着就不像混黑的就给我改了。


原来这样,古华辛点点头,其实浩华也没什么不好,改了多可惜。


我干爹找人算过啦,说我命里犯血光,正好改个霸气点的名字压一压。


封建迷信。


老大你整天佛珠不离手还说我?


 


两个月后,古华辛跟二叔说龙仔一直跟着我用得挺顺手的,皮厚能打跑得还快,这次去美国交货的任务带他去就好。二叔擦了擦眼镜忧心忡忡,行吗,我怎么老听人说他以前是干条子的?还有消息放出来国际刑警已经盯上这单了,到时候就因为这小子给生意搅和了你可担当不起。


放心吧二叔,古华辛笑得一脸真诚,他要是敢搅合我就废了他。

评论

热度(15)

  1. 咒逝川颜二熊 转载了此文字
    真可爱啊艸艸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