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逝川

APH:菊耀、普奥
漫威;盾冬
盗墓:瓶邪 、花秀
四驱兄弟:龙J
Xman:狼队、EC
金光:恨网、千竞
阴阳师:狗博、酒茨、黑白、阎判、灯花、八尾

【狐叶】龙门客栈(三)

楼下人散声收,老板娘磕着瓜子,倚一盏油灯算账本。伙计走下来,抬头望一眼楼上,轻声问,“老板娘,咱们什么时候动手啊?”
“急什么,风暴停之前一定让他们一个都走不了。”老板娘撒了把瓜子给他,见他没动,道,“还不去干活?”
伙计抓着瓜子,“老板娘,我刚才听他俩说点莫名其妙的,好像不简单。”
“不简单还要你说?老娘腰上还没好全呢,就算是玉皇大帝,老娘明晚也给定他们颜色。干活去!”

岳灵珊侧耳听着,外面一直很安静,刚才还有一些声音,现在也没了。屋里静悄悄的,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干脆盘腿坐起来,看一眼天色——窗户当然是关着的。
“死鬼,这么晚跑哪里去了。”她这么说,心里当然知道是跑哪里去了,跑隔壁呢,和那个小娇娘谈情说爱。
“这种地方也不消停,小心被偷得裤子都剩不了一条。”岳灵珊这么想着,那女人的面容在脑子里越来越清晰,还是带笑的,“也不知道师兄到底喜欢她什么,一眼看见跟丢了魂一样,还骗我说酒……每次都这么说,我有那么傻吗。”她下了床坐到镜子前,反复端详自己。
“不就是穿女人穿的衣服梳女人梳的头发吗。衣服……衣服没有,头发还不好弄。”她七手八脚摆弄着头发,听到敲门声立刻撒了手,跑过去开门。
“师兄,你怎么才回来!”
“我去找人喝酒,你怎么还没睡。”
“睡了也要被你吵醒,干脆醒着给你开门!”岳灵珊爬回床上。令狐冲坐在床边边脱衣服。坐上床后出神地听了听窗外的风雨,道:“师弟,风暴过了明晚就停了。”
岳灵珊面露喜色,“那不是很快就能走?离开这里再跑一个月就能回华山了,我一年没见爹爹,好想他。”
“嗯,好事。”
岳灵珊听出不对,观察几下他的表情,想到那个女人一拍大腿,“师兄,你不会还想着她,舍不得走吧!”
“哪里有,你想太多了。”
“那就好……”岳灵珊纠结着手指,“师兄……我们走之前,爹爹跟我说……说他很中意你。”
令狐冲沉默一下,问:“……小弟,我们走的那天,太阳还是从东边起来的吧?”
“啊?当然啊。”
“奇了奇了,太阳都没从西边起来,师父居然说喜欢我。”
“……你这个傻子!”
“哎!好好说话,用衣服扔人干什么?”
“我扔你!我就扔你!”岳灵珊一口劲上来,抓起衣服劈头盖脸就扔。
令狐冲一件件接住,无奈地重新叠好放在一边,“行了行了,睡觉吧。”
烛火灭,两人并肩躺着。黑夜总有点暧昧,岳灵珊听着他呼吸声,心思稍一荡漾,正要扭过去点,令狐冲突然坐起,拔出长剑放在两人中间。
“差点忘了这个。小弟可以放心了,睡就是。”
岳灵珊只想一脚踢他肚子上。

第二天岳灵珊起床时天还没亮。龙门客栈这个季节天亮得稍晚,但这个点,普通人都是没有起的。令狐冲昨夜睡得晚又喝了酒,还躺在床上。她悄悄洗漱完坐到镜子前。
“小弟你个大头鬼。”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抱怨,“不过脑袋后面盘个东西吗,我连这个都不会?”
天大亮后,令狐冲醒了,他在床上躺了会儿,想着昨晚的酒。他想了很久,直到闻到一阵香味,才猛得坐起来。
岳灵珊带了吃的放在桌上,听到他的动静便让他去洗脸。令狐冲觉得是很有必要洗个脸,他用水仔细揉了揉眼睛,再抬头看,小师弟脑袋后边依然顶个包子,没有消失,反而更清晰了。
岳灵珊见他盯着自己,心里猜到一二了,放下筷子忐忑又自信地问,“师兄,怎么样啊?”她对着镜子看了好久的,和那个女人的绝对没差别。
令狐冲走过来绕着她转几圈,伸手想戳,她立刻躲开,“湿淋淋的,别碰啊。”令狐冲不像听到了这句话,他神情怪异,忽然背过身去,肩膀耸动几下,憋不住地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岳灵珊睁大眼睛看他发疯,跑到他面前质问,“你笑什么!”
“我笑小师弟变了女人,哈哈哈哈哈哈哈!”
岳灵珊反过筷子打他,“不许笑!”令狐冲立刻道:“好说好说,本来也没什么好笑的,吃东西。”
他低头就吃饭,岳灵珊狐疑地看着他,“你真不笑了?”
令狐冲急忙摆手。岳灵珊左盯右盯,一推他额头把他脸掀起来,“好家伙,还笑!噎死你!”

「你真是越来越不得力了,客人出千金买他的人头,你没把头带回来,还受伤。我真不知道怎么看你才好!」
「是我无能,再给我机会,我一定……」
「我已经让孟星魂去了。……你这是很失望吗?你是该对自己失望,因为我对你很失望。」
「……我很抱歉,但是我可以……」
「好!你说你可以,那你三天后就启程去龙门,在那里等一个叫令狐冲的人。等到他,就杀了他。叶翔,不要再让我失望。」

叶翔喃喃,“令狐冲……”
“哟,你在这做什么呢?”
叶翔连忙转头看他,“你来这做什么。”
“这是马厩,我当然是来看看我的马。……这店真是黑心,马料都只给得刚刚好。”
“你很关心他?”
“当然的事,明天它要背我赶几千里,吃得不饱跑不动了我岂不是要自己走路。”
“……”叶翔默默转回去看自己的马。
“你看什么呢?跟他说话?”令狐冲说,“我那小弟也这样,跟马吵架,跟马聊天……”
叶翔忽然说:“你还有个弟弟?”
“是啊,那天不跟我在一起吗。”
叶翔回忆回忆,说:“那是个姑娘。”
“姑娘,哈哈哈,她现在真的变姑娘了!”令狐冲想到什么又笑起来,笑几声又停住,“不能再笑,不能再笑!我已经笑得被她赶出来了。……你也是被那两人赶出来的?”
“为什么这么说?”
“他们是一对嘛,有些事不想在你面前做,就要把你赶出来。”令狐冲挨过来一点,“你做这些事时也不愿当着别人面不是。”
“……”叶翔不摸马了,“他们没赶我,我要回去了。”
“哎?”令狐冲追了半步,他走得飞快,令狐冲只能摇头,“害羞干嘛……”他拍拍叶翔的马,“你做过没?”

叶翔推门进屋,才进一步就差点折出去,但他向来善于忍耐,特别不想在这两人面前露怯,于是把抬了一半的脚坚定踩下去,心想令狐冲说得真对,那两人有一瞬间的表情看起来想把他打死。
小贺迅速穿上衣服,看看石林,一脚踹在他半裸的胸膛上。叶翔一挥手,气劲掀起窗户,风雨小了很多,雨丝呼啦吹进来,房间里顿时冷静不少。
“你要准备行动了?”小贺问。
叶翔点头。
“好吧,反正离天黑也没太久了。你预计几点动手呢?”
“戌时。”叶翔说,“这个时候他肯定在房里。”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