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逝川

APH:菊耀、普奥
漫威;盾冬
盗墓:瓶邪 、花秀
四驱兄弟:龙J
Xman:狼队、EC
金光:恨网、千竞
阴阳师:狗博、酒茨、黑白、阎判、灯花、八尾

【丹尼俊】Warm And Soft(一)

修改重发。

依然是《狼犬丹尼》!丹尼×《命运迷宫》!庄家俊。
背景美国。

——————————————————

傍晚六点,天色本不至于昏暗,但雨还是给添了几分阴沉。庄家俊刚从船厂下班,一手撑伞一手提一个纸袋行色匆匆地往刚安置下的容身之所去。伞是夏小姐的父亲借给他的,纸袋里是夏小姐为庆祝夏先生生日买来的点心。他刚刚结束两年的牢狱,长期身无分文,在昨天得到工作之前有时一顿晚饭都难以支付,也没有买一把伞。夏先生见他拘谨不知如何回家,便把自己的伞按到他怀里,为父亲送来礼物的夏小姐也热情地分一份给他。

“城南铺的老婆饼,在美国少有这么正宗的啦。带回去慢慢吃,离家这么久,也很想念是不是?”夏小姐说得他心里非常感动。他的确很久没有吃了,但不是因为离家久,而是因被污蔑而身陷牢狱。夏小姐非常体贴,没有提这件事。

“在这好好干,以后想买就能买。你这么能干一定可以升职的。”夏先生拍着他肩膀。

起风了,雨丝斜斜飘进伞下,他把纸袋揣进怀里。想到早上走得急窗户未关,一场斜雨肯定湿透地板,便倾伞加紧回家的脚步。拐入巷子后人声顿时冷下来,两边靠墙堆满了杂物,他一路走下去,转角后传来编织物落地的响声,庄家俊立刻转过去,一个人半蹲在装垃圾的编织筐边,手上和地上散着厨余用品,头发蓬乱,明显不合身的衣服挂在身上,圆圆的眼睛惶乱戒备地盯着他。

这里多贼,见是个流浪汉他松了口气,那张残存着几分稚嫩的东亚面孔又让他默默叹息。见他走过来,小流浪汉往边上挪了些,视线依旧不安地跟着他,雨纷纷落在他身上,把他淋得像一只被抛弃的灰犬。

庄家俊本只是想回去,看到他这样,脚十分不忍地停下了。他藏在怀里的手拿出来,手上是那袋老婆饼。庄家俊咬一个在嘴里,剩下得连纸袋一起交给他。

对方迷惑地看着跟前的东西,又抬头看他,没有接过去。庄家俊把袋子放在被荫蔽的小小一角下。

“下雨呢,找个躲雨的地方的吧。”他起身离开。流浪汉望着他消失在不远的楼道里,转头去看那个袋子。斜斜的雨丝在上面洇出几个小点,一点黄色从半透明的小点后映出来。

他伸出手指碰了碰那,温暖的热度窜进指尖一路钻到他心里。他手臂颤了颤,五指张开手掌贴上去,迅速把它拽到怀里,感受着蔓延整个腹部的热量。

他想起那人说的话,便学着把纸袋从下摆塞到衣服里,站起来张望一下,也跑进那个楼道。雨一下子消失了,他蜷缩进角落里,身上的寒意散去一些,食物的芳香开始弥漫。他掏出袋子,把它贴在鼻子下闻着,隐隐有什么在体内骚动,好闻的味道仿佛来自很久很久以前。
他摸出一块饼,小心咬下去。

第二日,庄家俊结束一天工作再次回来时,那个流浪汉又在周围翻动,听到脚步声便转头看他,眼睛里带着一点光,神态比昨天平和了很多。庄家俊的些微欣慰在注意到他手上残留的厨余汤汁时又消散了。

“你为什么不找个工作?至少有住的地方,不用在这里翻这种垃圾。”庄家俊觉得他看起来并不是懒惰荒废的人。

“工作?”流浪汉皱起脸,一边眉毛挑起,露出一个迷惑得有点幼稚的表情。

“是啊,就算是卖苦力也比你这样好不是吗?”庄家俊说完便从这个表情上意识到什么,“你不知道‘工作’?”

流浪汉一阵摇头。庄家俊蹲下来端详他那张明显历经长期流浪的脸,对方清澈分明的眼睛也好奇地对着他。

“你家人呢?”庄家俊问。

“他死了。”

“他?”

“我叔叔。”流浪汉回答得很快,在垃圾桶里翻着可以吃的东西,这个悲惨的现实似乎影响不到他分毫。

庄家俊一时不知道说什么,过了会儿道:“你没有其他家人了吗?”

“没有。”他翻出一个烂了一半的西红柿,开心地向庄家俊展示一下就打算送到嘴边。

“喂。”庄家俊抬手要阻止他,对方看了看他,递过来。

“我不是要这个。”庄家俊叹了半口气,“别吃这个,放回去,我带你吃点别的。”

昨天这个时候,他从庄家俊手上得到一个纸袋。他把它贴在肚子上,久违地感受到无比安详的温度,这温度是从外往里慢慢渗透的,他的身体内部依然冷寂。但当汤流进食道,温暖迅速消蚀寒冷并蔓延到四肢百骸,在体表凝成细细的汗。

“你不要这么急,很烫的。”庄家俊说,“你叫什么?”

“丹尼。”

那你的姓呢?庄家俊刚要问,丹尼就做了一件让他惊讶的事:他把手插进面里。

“喂!你在干嘛!”庄家俊这次抓住他的手腕,“面不是这么吃的,你……”他擦干净丹尼手上的汤汁,这只手非常粗糙,因为脏而显出暗色。庄家俊把面推到旁边,叫来一碗新的。

“手抓了面还怎么吃,用筷子啊。”他把筷子放到丹尼手里,后者新奇地玩几下,把两根筷子抓在手心里,像抓一根棍子用它们去挑碗里的面条。

“……”庄家俊问,“丹尼,你几岁?”

“我不知道。”他锲而不舍地把面条扒进嘴里。

“你是在美国长大的?”

“我不知道。”

“……你小时候是在哪里的?”

“我不记得我小时候。”丹尼抬头探询的问他,“很重要?”

庄家俊笑了下,“不,没什么。”丹尼低头继续吃,他看着,心情已经飘开了。对丹尼身世的构想让他难以安心,他认为自己应该为他联系一些帮助。

tbc.

评论(10)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