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逝川

APH:菊耀、普奥
漫威;盾冬
盗墓:瓶邪 、花秀
四驱兄弟:龙J
Xman:狼队、EC
金光:恨网、千竞
阴阳师:狗博、酒茨、黑白、阎判、灯花、八尾

【丹尼俊】Warm And Soft(二)

《狼犬丹尼》!丹尼×《命运迷宫》!庄家俊

背景美国只是为了画风对接,美国制度和社会风气不会照搬,一是我不算了解,二是脱离《命运迷宫》的社会舆论,小俊的悲剧可能就不存在了。所以有些内容我是一知半解地随便写,当架空就好。

-----------------------------

夏小姐认真听完了庄家俊的话。她拨弄一下耳边的头发,这个动作表明她要说的可能不那么积极。

“我知道你很希望我帮助他,庄家俊,你是一个非常善良的人。但显而易见丹尼并不是一个美国公民——他很有可能是非法移民者。美国有很好的社会救助制度,这些制度有一个前提就是针对本国公民。你之前是一个狱警,那你肯定知道丹尼这种情况不但不可能在社会福利机构获得帮助,还应该先进入监狱。”

“我确实知道,但丹尼的智力障碍很严重,最合理的情况是他被家人带着以非法途径进入美国,他在这方面是没有决定权的。我怎么能做到把非法移民的罪过怪到他身上看着他入狱?现在他的家人死了,他流落街头,记忆不全。夏小姐,真的没有任何帮助他的可能性吗?”

“你的心情我很懂,丹尼的遭遇我也很同情。我不会把他的事情说出去,但我也没有能力给他什么帮助——他黑户,没有工作能力。”

庄家俊偏头抵在自己拳头上。

夏小姐说,“其实我有点奇怪,商店常有快过期的食品发放,他为什么要在你家楼下附近捡食厨余呢?”

“他不知道。他十分缺乏常识,连筷子都用不来,他之前的生活环境肯定很混乱。”

“如果你真的要帮助他,可以教会他一些常识,比如去商店门口领取食品,去救助站休息……”

庄家俊听着就摇头。夏小姐肯定清楚,救助站里大部分人患有精神方便的疾病,暴躁易怒,有不少感染了毒品。那样的地方对一个智力障碍者没有好处。

“我也很无奈,但是庄家俊,我也想不到其他办法了。”夏小姐说。

夏小姐以家事告辞后,在一边旁观很久的任志豪和马祥坐过来。

“不行就不行,你自己都还没过得很好,滥发什么同情心啊。”马祥掏支香烟咬嘴里,点上火说。

任志豪问,“你在那个女人介绍的地方干得怎么样。”

“挺好的,夏先生预付了我工资让我去租房子,也很器重我,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走。等我告倒方世希就毫无负累了。”说到这个庄家俊问,“阿豪,道友全有消息了吗?”

“我手下人打听到他十天前前从一直干的中餐馆辞职,好像发生了很紧急的事。他们现在还在找,你放心,有我的人在绝对能把他翻出来。”

“真是太感谢你帮忙了。”

“哪里的话,我们是兄弟。”

外边的天色很暗了,庄家俊有些坐不住,找个借口拿上伞便走。雨又下起来,他在车站等了半个小时,天色由深蓝变成全黑,公交车的车灯靠过来,雨丝像飞蛾一样纷乱地挤在那两柱光里。庄家俊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车上一群沉默的拉丁裔,肩背的纹身在灯光下很亮。

和庄家俊分开后,丹尼做了一个梦。梦里有安稳的空气,有温暖柔软的手。但他睁开眼后,阴沉沉的风从楼道口呼呼吹进来。

丹尼走出去,绕到楼房背面,仰头望那扇半开的窗户。昨晚他带着餮足的热意蹲在这里,那扇窗户亮了,一个人出现在那把窗户关上。他认出那是庄家俊。

他在能望到那扇窗户的位置坐下来,双手抱住膝盖。他不知道庄家俊现在在干什么,可能已经出去了。要再见他,得等到晚上。具体是晚上的哪个时候呢?这又很模糊了。现在这个季节还有一些冷,但来到这里,遇到庄家俊后,夜晚也迷迷蒙蒙地泛起了白气。丹尼喜欢那些温暖的食物,没有食物,能被庄家俊看到也是很好的。

丹尼在墙根下坐了好久好久,坐得睡着了。醒来时天黑了,雨又在下了。冰凉的雨滴拍在脸上,他抬头看那扇没关牢的窗。

不只是没关牢的窗。还有一个从里边出来的人。

“别跑!”

丹尼听到庄家俊的声音。庄家俊正在跑过来,挂在他窗户外边的人立刻加紧动作几下从三楼跳下来,刚落稳便拔腿要跑,没跑出几步就被一股巨力扑倒在地上。

庄家俊眼看着小偷被一个影子扑倒在地上,有点愣。那人直起身,膝盖压着小偷抬头看他。

“丹尼?!”庄家俊惊讶地喊了声,有些开心。丹尼也很开心。

“他从你窗户出来。”丹尼说。

“他是小偷,这附近的小偷都是惯犯。”庄家俊刚想报警,看看丹尼又把手机放回口袋,蹲下去跟骂骂咧咧的小偷说,“把偷的东西交出来,这次不送你警察局,下次再看到不会放过你。”拿到东西后庄家俊让丹尼小心地放开他,小偷迅速爬起来一溜烟跑了。

雨下得大了,庄家俊撑伞把他带进楼道。

“你都成落汤鸡了,冷吗?”

丹尼点头,“冷。”

庄家俊笑了,丹尼好奇地看他,张开嘴也笑。

“我去给你拿件衣服。”庄家俊拍拍他肩膀,“在这等我。”他上楼进门,先把窗户关上。地板又湿了,但这没法让他心情不好。庄家俊翻着箱子,给他带哪件呢?这件好像太厚,那件好像太冷,这件又会不会有些旧?基本是两年的衣服了,都是旧的。

他挑了件觉得最合适的,楼下到一半却听见吵闹声。几个居民围着丹尼,一人一句的嚷着。丹尼无助地站在那,圆眼睛从左边的人扫到右边的人,从右边的人扫到左边的人,看到庄家俊时仿佛遇到救星一样亮起来。

“发生什么事了?”庄家俊追过来说。

“这家伙在我们这都赖了多少天了,怎么还不走啊!”

“每天把放门口的垃圾翻得乱七八糟的!”

“我家可是有小孩的,一个流浪汉在这我不答应啊!”

庄家俊没想到这些事,问,“那怎么办?”

“让他走啊!不走我就报警了!”

庄家俊心一跳,所有话都被一句报警吓没了,“我马上劝他走。”他回头看了看丹尼,转身走出去。丹尼愣了下,拔腿跟上他,一直走出几十米。雨还在下。

“你为什么要出来?”丹尼问。

庄家俊摇摇头,“你不能待在那了,如果她们报警,你要有大麻烦。”

丹尼有点失落,“我要走了吗?”雨水从他头发里流下来,他又黑又圆的眼睛像浸在水里的卵石。

庄家俊沉默几秒,做了什么决定般一抬头,“你可以不用走。”他说,“你可以住在我家里。”

“你家里?”那扇亮着灯的窗户跳进丹尼的脑海,他脸上亮起来,“我可以住在你家?”。庄家俊嗯一声,心里仿佛卸下一块大石头。

“走吧。”庄家俊又拍他肩膀,“先回去洗个澡,换件衣服。”

Tbc.

评论(8)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