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逝川

APH:菊耀、普奥
漫威;盾冬
盗墓:瓶邪 、花秀
四驱兄弟:龙J
Xman:狼队、EC
金光:恨网、千竞
阴阳师:狗博、酒茨、黑白、阎判、灯花、八尾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看看过往网中人,再看看绿网,我是有点懵逼的。此乃胡言乱语的产物,无逻辑,ooc,最后是没开的车。大家不要打我,喷我就好。
(羞耻得想匿名)

南宫恨再见到网中人时,是有点懵逼的。
他把网中人上上下下打量,前前后后端详,如果可以,还想捏捏拍拍。
他绝对错认不了自己的宿敌,也知道网中人每次重生都会改变容貌。但是,南宫恨盯着这一世的网中人,觉得这画风变得也太他妈大了,和过往十几世摆在一块儿,突兀指数直逼紫霹雳。
网中人哼了一声,“你看什么?”
南宫恨立刻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哈。黑白郎君看什么,岂是网中人管得了的。”等了一秒,“你夺舍了?”
“笑话,天下有几人的躯体,值得网中人夺取?”
“你的花脸呢?”
“哈哈哈哈哈,南宫恨,你是不敢相杀,拖延时间吗。”
“卖弄口舌。许久未见,你网中人的功体,是再进一层,还是止步未前呢?”
“允你用命来试。”
南宫恨又是一串能把人震聋的笑声,“在黑白郎君手里,你只有失败!”
一阵飞沙走石,石破天惊,惊天动地后,南宫恨兴致高昂,“网中人,你到底还是没变,依旧让南宫恨尽兴,依旧不够强啊。”
网中人被他按在石壁上,染血的暗色嘴唇勾着冷笑,“变没变,现在下结论,是否太早。”
“是早了。”南宫恨忍不住又打量起他盖着半张面具的脸,凑过去,猩红眼眸与他目光相抵,“黑白郎君,便要一探你变化几何了。”

评论(7)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