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逝川

APH:菊耀、普奥
漫威;盾冬
盗墓:瓶邪 、花秀
四驱兄弟:龙J
Xman:狼队、EC
金光:恨网、千竞
阴阳师:狗博、酒茨、黑白、阎判、灯花、八尾

【狐叶】龙门客栈(一)(大修重发,已完结)

写完这东西一点满足感都没有,单纯了却一桩心事orz。预想中是NC17,写出来是R15。车在结尾处,前边全部清水。

--------------------------

莽莽大漠,两匹快马并驾前行。
“酒鬼!不边骑马边喝酒了吗!”
“风沙这么大喝的哪里是酒!要喝到龙门客栈喝咯!师弟啊,你怎么越骑越慢!”
“师兄!我们离龙门客栈还有多远啊?我们赶了两天的路,我快骑不住啦!”
“快马加鞭,运气好天黑前赶得上!”
“啊?那要是运气不好呢?!”
“运气不好?那就做干尸咯!为防做干尸,我先行一步!驾!”
“喂!喂!师兄!师兄你等等我!师兄你骗我的吧!”

“师兄!”
“别喊啦,这不是到了吗。”天色擦黑,令狐冲勒绳下马,回头冲小师弟道。小师弟“哼”地避开他的手,扯下面纱快步往客栈去。令狐冲在后面连声叫道:“哭了?生气了?别生气嘛!我请你喝酒好不好?!哎马儿马儿,别乱跑,跟我到马厩去。”
“不理你!”
进了客栈,点了酒菜,岳灵珊依然又气又委屈。令狐冲挨过来点儿,“别气嘛!”
“就要气!”岳灵珊红着眼圈,“你知不知道你那么说时我有多怕!万一你真的丢下我怎么办!万一我真的变干尸怎么办!我一直追你一直喊你!你根本不理我!”
“嘘——嘘——你别那么大声!”令狐冲把她一揽,两人压低嗓子比头而言,“这里鱼龙混杂,不是发脾气的地方。当时你体力不支,我要是不那么说你怎么能打起精神继续跑呢?那才是真正变干尸!”
“真的?”
“当然是真的!师兄难道会丢下你吗?傻瓜!喂喂喂,你怎么还哭啊!”
“师兄,我就知道你不会扔下我的……呜呜呜呜……”
“回去哭回去哭。哎伙计!你们酒不错啊,送十坛到我房间去。”
“呦呵,十坛?”老板娘从他们身后转出来,上上下下打量一番,“这位爷好心情啊,打算拿酒跟大姑娘做鸳鸯浴么?我们龙门客栈沙多水少,没那么大的桶呢。”
岳灵珊“唰”得羞红了脸,令狐冲好奇道:“你怎么看出她是姑娘的?”
岳灵珊气得要打他,“师兄!”
“好好好,说正事。”令狐冲看向老板娘,“没十坛?”
“非但没十坛,房也没两间了。风暴来了原本要退房的客人都得留下,你们二位一间凑合凑合吧。”
“啊,一间啊,那岂不是得睡一张床。”岳灵珊低头扭捏。
令狐冲“嗨”了一声,“走山走水时都一路睡过来了,你还担心这个?也罢也罢,”他抖出一截亮晃晃的长剑,“睡觉时我把剑摆咱俩中间,你总归放心了吧?奇怪了,脸皮还薄起来了……”
岳灵珊气鼓鼓地看他上楼进房,一跺脚,把楼梯蹬得咚咚响地跟上去。老板娘往桌上一跨,啐一口,“身上长把剑不用,装你爹的柳下惠啊!”

“我说师弟啊,我们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你怎么还一副傻样。”
“我哪里傻啦!”
“这里位处边关,杀人越货的,刺配流放的,来来往往多得跟水里的鱼一样。你在那又哭又笑惹人注目,不是傻吗。”
岳灵珊嘟囔,“就你懂的多……”
令狐冲敲敲坛底,“嗯?没酒了。”
“你还没喝够啊?”
“这里酒坛才多大你又不是看不见,跟师娘偶尔送给我解馋的差不多体量,我两天没喝酒了,不过足瘾觉都睡不好。”令狐冲边说边往门外去,打算下楼再要一坛。
岳灵珊追上去,“哦!原来娘还给你送酒?”
“嗯?什么送酒?师娘有那么好吗?”
“你别装啦,刚才都说漏嘴了!”
两人争着就到了楼梯口,令狐冲把岳灵珊一拉,“有人上来,别闹了。”
岳灵珊立刻收敛起来,探出头去看。只见一个青年走在前面,肤色有些深,看起来是跑多了江湖的,五官倒颇为英俊。稍落后点还有一男一女两个人,女的容貌十分秀丽,盘着高髻,走近后瞟了眼令狐冲便绕开回房。他们就在隔壁。
令狐冲的眼睛一直跟到他们进屋。岳灵珊看他那痴样,拍他一下,“怎么了,被女人勾走魂了啊?”
“小弟,这人有好酒。”
“师兄,你要去找她要酒?”
“好主意,明天去。”令狐冲说着下楼,岳灵珊神情一变,回头看看人家紧闭的房门,又看看令狐冲,只能烦恼地喊声“师兄”追下去。

“老板娘你不要骗我,我十个月前经过你们店时这酒哪要得到三两银子,人说店欺生客,我是熟客你怎么还欺!”
“这狂风暴雨的我们店存货哪有那么多。人多酒不多,想喝就付钱,没钱就少说屁话!昨天我退你一间上房少收你酒钱,你还蹬鼻子上脸?”
“一间上房也真不值钱。”令狐冲叹息地转过身去,望到什么便眼睛一亮。老板娘翻着账本嚷嚷,“我在这做生意也不容易,你还想要多少?不买就一边去别挡着老娘招呼人。……嗯?”她定睛一看,神色深了一点儿,“竟和那人搅在一起了。”腰上的伤痕还没好,她隔着衣服摸了摸,冷哼一声,“操他爹的,老娘吃亏,从来没善罢甘休的道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