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逝川

APH:菊耀、普奥
漫威;盾冬
盗墓:瓶邪 、花秀
四驱兄弟:龙J
Xman:狼队、EC
金光:恨网、千竞
阴阳师:狗博、酒茨、黑白、阎判、灯花、八尾

【狐叶】龙门客栈(二)

叶翔坐在角落里自斟自饮,小贺和石林都不在身边。他能猜到他们为什么随行,想到这个就让他失落心烦,跟他们待在一起也变得不舒适。他从货物里搬了坛酒来大堂,这里非常吵闹,却因为被人忽视而让他安心。他倒了杯酒,面前突然坐下一个人。
“戎州的好酒!在这里真是极难遇到啊。”
叶翔抬头,半是意外半是好奇,问:“你怎么知道?”
“靠闻啊。”令狐冲笑,“我天生好酒,宁可餐风饮露,也不能没有酒,走一路就要喝一路,戎州的老酿,这辈子都忘不掉。”
“那你来找我,肯定是想要酒。”
“没有错。”令狐冲痛快承认了。叶翔把那杯酒给他,对方一饮而尽,仿佛五窍皆通,神清气爽。
“好酒!”
叶翔被他的热爱感染,便把整个酒坛都推过去,令狐冲也不客气,举起酒坛酒喝,解足酒瘾后问他,“这龙门边关,你哪来的这样的酒?老板娘可没有这种存货吧。”
“我们是四川酒商,带一批酒出关去西域。”
“啊,有一批美酒随行,那你可是幸甚至哉。”
叶翔听着有点难言,似有所感地一回头,小贺和石林就在楼上看他。他匆匆起身,“告辞。”
“诶?你送我美酒,我还没问你名字。”令狐冲也起身。
“叶翔。”
“你不问我名字?”
叶翔顿了一瞬,解释道:“名字不过代号,说了不一定是真的,不如不说。告辞。”说完离去,令狐冲看着他,抱起酒坛饮一口,眼神还未放开。

石林关上门,小贺便问:“你知道他是令狐冲?”
“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和他推杯换盏,相谈甚欢?”小贺问完,“哦”了一声,“你在酒里下毒了?不愧是快活林顶级杀手,手段就是如此迅速。”
叶翔偏开头,“没有。”
小贺神情锐利了一点,“没有?你就这样放过了一个大好机会。”
“我没想到他会来找我。”叶翔说,“我随身带的只有剑,没有药。”
小贺淡淡一笑,“你的剑钝了。”
叶翔不理她。屋里氛围一下子有点僵,石林出声道:“叶翔,你的计划是什么?”
“风暴明晚下半夜消失,我会在天黑后刺杀令狐冲。”
小贺问他,“为什么得是明晚?”
“黑心人在我们这里吃了亏,我担心会有报复。明晚动手,令狐冲一死我们就能离开,不给她利用这件事的机会。”
“你前天晚上杀了她,就不会有这么多事。”
“那会引起骚乱。”
小贺听着,道:“你总是这么考虑周全,跟你同行,我能学习的太多了。”
石林看她一眼,小贺感觉到了,把手搭在他腿上。
“那我们要做什么呢?”小贺虽然问,但并没有等叶翔回答,“三人同行动作恐怕太大,你既然是最强的,那便先行,如果不中,我和石林立刻跟上。”
叶翔懒得再跟她说什么,“嗯”了一声。风雨声在窗外响着,三人都沉默不语,但阵营以地理的形式明显地表现出来。叶翔坐在靠窗的位置,小贺和石林则靠在床边。他们可能是一对伴侣,所以每到夜晚入睡时,叶翔都无法自如,尽管他们什么都没有做。
夜晚又来了,龙门客栈的夜晚来得很早。叶翔闭着的眼睛睁开了,他望向房门。这时小贺和石林也听到有人靠近的声音。
门被敲响,“叶兄,是我啊,今夜月色如此好,来找你秉烛夜谈。”传来的是令狐冲的声音。
小贺与石林短暂对视一眼,齐齐看他。叶翔不知道他们眼中的疑问是哪个意思。他走过去开门,令狐冲直接进来,他跟着令狐冲在桌边坐下。
叶翔说,“你说月色,今天晚上明明暴雨,怎么会有月色?”
令狐冲笑,“这个好说,我心中携月而来,自然有月色。”
叶翔一怔,窗板被风冲开,令狐冲几步过去合上窗户。他趁这间隙转头去看那两人,发觉他们出去了。令狐冲也听到门响,回到他身边坐下,道:“那一男一女不在这住?”
“啊,在的。客人太多,只有一间房。”他低头倒酒,刚端起酒杯便被令狐冲熟稔地接过去。
“老板娘说滞留客人太多,硬是把我两间房改成一间,我想你们当然也是这样。不过三个人挤这巴掌大的地方也太辛苦了,特别还有个姑娘。”他饮毕,感叹一句,又道,“你都只喝自己带的酒?也是,有这样的美酒在身边,又何必去买客栈的呢。”
叶翔又低头倒酒,没跟他说话。令狐冲“嗯”一声,“你干嘛老不看我。”
叶翔心里一慌,抬头道,“有吗?”
两双眼睛对望着,令狐冲笑,“现在没有了。”他解下腰上的酒葫芦抛给他,“当做我的谢礼。”
叶翔接住,看看葫芦又看看他,“你是来找我喝酒的?”
“当然的,我刚才没说吗?”令狐冲拿过他刚才又倒上的那杯饮去,“这是我从漠北存到现在的难得好酒,中原从来没有,你再不尝我就要舍不得了——哈哈,说笑而已,好酒不如一个好朋友。”
“……”叶翔拔去木塞,举起葫芦饮了一口,“确实好酒。”他递给令狐冲,对方也饮,一点酒液从嘴角留下来,他看着对方毫不顾忌袒露的脖颈,犹豫一下问:“你认我是好朋友?”
令狐冲一擦脸,把葫芦给他,“你不认吗?”
叶翔不知道怎么答,只好继续喝。这次喝了很久,喝完后他看着那圆润晶莹的葫芦口,纷纷杂杂的东西沉淀了些许,“……认。”
窗板又被吹开,烛火猛烈摇曳一下,叶翔放下葫芦到窗户边去,没立刻关窗,风雨吹在他脸上,一吹又把那些东西吹得到处都是,在心壁上搔着。
令狐冲开心又好奇,“你在看什么?”
叶翔被酒熨得微热的面庞一点点变冷,广阔的大漠被雨水敲打,他的视线模糊不清。一句回答钻进令狐冲耳朵里,“风暴不久了。”

龙门客栈已经安静下来,一楼的酒客基本回房。小贺和石林从房里退出来后比肩靠在角落里,姿态亲昵得仿佛爱侣。
“叶翔和令狐冲以前不认识?”小贺用极轻的气音问。
“令狐冲是华山大弟子,和叶翔没有交集,按理是不认识的。”
“这可说不准……叶翔又不一定只待在快活林。我看他们喝得挺开心的。”小贺沉思着,“令狐冲来找他,他真的一点都没想到?”
“我看不出来,你怀疑什么?”
“你要知道,叶翔如果失手,我们两肯定要补上去,万一他搞什么花招,我们就惨了。”
“叶翔对高老大忠心耿耿,不可能吧。”
“呵呵,高老大当初怎么说的?”
“令狐冲是武林大会的信使,杀了他搅起华山派与崆峒派的矛盾。”
“高老大为什么派我们来?”
“这次任务太重要。”
“只是其中一个原因罢了——叶翔最近越来越没用,任务总是失败,高老大对他有了芥蒂。”小贺说,“如果真像我想的,叶翔和令狐冲有勾结……我们这次不求完成任务,但求自保吧。”
“叶翔的哪个任务不重要?事实就是他现在越来越没用,任务办不利落,高老大对他有了芥蒂。”小贺说,“如果真像我想的,叶翔和令狐冲有勾结,那我们这次不求立功,但求自保吧。”
石林突然抬头朝她身后看去,一个伙计缩在隐蔽处,他皱眉问,“鬼鬼祟祟干什么?”
“大爷这话说得偏颇,您和小娘子幽会着,我要是跑出来岂不坏人好事。”
小贺笑,“怕坏人好事该转身就走,你这不厚道的,躲在那偷看。”
“小娘子也是误会了,老板娘在店里发现了臭虫,让我到各处撒点药。其他地方都撒过了,就差这块了。”
“那还是我们干扰了。还多说什么,撒吧。”
伙计把药搁进角落,说一声“打扰”半点不停地下楼。小贺用脚尖碰了碰,石林问,“是药臭虫的?”
“一把石灰。”小贺笑,“不管是不是药臭虫,这群人不安好心就对了。”

评论

热度(7)